\漏斗君/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肯点开看


一个过气写手。

RPS:
某站游戏区尿E
足球同人内梅内/哈梅

一起吃鸡真的好可爱呀……


散老师总是说“不虚!”

老E:你就没有虚过,散人。


我的脑内总是散老师无辜的眼神hhhhh

萌新散散真的太可爱辣


吃鸡了!但是散人没摸到老鹅,鹅死了以后就游戏就崩了hhhhhhhhhhh


散老师找到了乐趣哈哈哈哈,“明天继续吧,明天我们继续吗?这个好玩。”

什么,最近我在干什么。
实况rps84tag ❼,很惊讶了。
距离我上次看已经刷新出三个关键词了。
最近我在干什么。

只想写点齐眉相关。
行文有不妥之处多担待。

不是无剑,不是倚天。
你只是你。

=

一阵冰凉贴上额头,你慢慢睁开眼,侧头对上青年望过来的眼神。方才是他带茧的手掌,还是他亲手在凉水中洗濯干净的毛巾,无从分辨。头脑昏沉感褪去不少,应该已经没有发热。见你醒来,青年面上浮现出笑影,到桌旁拿过水杯递给你。温热水流缓和喉间钝痛,饮尽杯里的水,你清清嗓子把杯子递还给他。

“还要吗?”

你摇了摇头,他接过杯子拿在手里。有什么东西磕碰杯子发出轻响,分明是你前些日子送他那串亲手做的佛珠。你扬了眉峰,面带笑意看着他。齐眉微微红了脸,起身走到桌边放下杯子,红穗扫过桌台。

“跟我来。我在树下等你。”

言罢他径自走开去,你更了衣,起身出门。因为几日卧床养病,秋日的阳光竟仿佛相隔几世般陌生。桂花的香气浮动在空气里,浅黄的花串缀在苍翠叶片间。你缓步靠近,打量着他并不魁梧却挺拔如松的身姿。发梢随着他回身的动作晃出弧线,双眸似两泉古井。你再靠近,便打破了水波平静。

“居士。”

你不常如此唤他,故而此时只消一声便可止住他后退之势,你眨了眨眼,向青年肩头探出手臂,指尖拈去素白衣料上一片小小的鹅黄。齐眉躲闪着目光,凝视着从你指间飞落下的花瓣,拨动佛珠轻轻叹一口气。

“随我来。”

他抬头看你一眼,转身向寺院后方山林行去。你迈步跟上,指尖萦着桂花香。

你不知山间有偌大一片白蜡林,如齐眉未闻院外溪流潺潺。你注视着齐眉,面上带着柔和的笑意,正像他平日所为,只是这次换了角色。白蜡已开始挂果,枝叶不复盛夏浓密。微风穿林,光影婆娑。

你与他在一处岩石对坐,齐眉微垂着眼,细碎阳光降落在他衣上。你托着颌角,指尖搭上他衣角,描摹着精细的云饰鹤纹。

“我想…出去游历。你可愿…”

齐眉顿下言语,抬眼对上你的目光,浅色的瞳仁在光下澄澈清明。他轻轻吸了口气,停下拨动佛珠的手指。

“你可愿,与我同往?”

齐眉耳尖微红,目光却不曾退让半分,定定的凝视着你的双眼。你愣在当下,良久展露个微笑,缓缓点了点头。对面的青年面上笑容你再熟悉不过,此刻你仿佛又听到齐眉温润的嗓音。

咱们要去哪里?我已经打点好行装了。



FIN.

算了算了,溜了。

与真人无关

与真人无关

与真人无关


* 有车注意

* 长图预警

* 不知道为什么看长图的时候好像不是从最开始显示的,有一段容易被略过去,麻烦各位手动拉一下图片啦。当然不介意的话也没关系...


看了 @Minami 老师画的警察肚肚x医师老五的图,觉得很可爱就写了!
虽然这个老五并不是法医…ww

第一次写妈舞…也可能就写这一次。
这个tag太太好多啊!好喜欢太太们啊!现场表白一波!

食用愉快!
有不妥请务必告诉我!

百般幻想,只想把齐眉拐回家(x

想一直叫他和尚,听他说再叫和尚便真的不应,下一次仍是眉眼安和的望过来,温润嗓音里带着藏不住的无奈。偶尔并肩而立在树荫流水畔,也认真唤一声居士,状似无意又认真的说他好看,看他泛起绯色的面皮和躲闪的眼光。
想拉他堕入俗世尘缘缠身,让他无法静心无法放下执念遁入空门。

让他困扰慌张,不得解。

小姐姐们7月29号妈舞又来北京!
…我作业太多真的去不了。
大家有要去的话反一下图repo一下吧pwp

【尿E】陈酿新簦

男人披上玄色大氅,迈过门槛撑开伞,竹质的伞骨被打磨得光滑,随着舒展发出细微响动。伞面浸过桐油,本就是浅褐色的纸变得更深,呈现一种浑然的古拙。他仰头看了看蒙着铅色的天空,抬步行至院外,站在冬日的严寒中,衣袖随风翻飞一阵又静止如初。雪花结成团坠去伞上,先落的玉尘顺着倾斜的伞面滑向边缘。卢根盯着门前覆了雪的来路,两旁人家均是院门紧闭,艳丽的年画盖在厚重木门上。一袭白衣的青年出现在道路尽头时,吐息的雾气迷蒙了视线,男人眨了眨眼,待白雾散去才算看清来人夹杂着银粟的一头青丝。他动了手臂,伞上积雪登时簌簌落下,从伞下看竟如同雪又急了几分。青年行至离男人五步之遥,后者先迎了上来,伞撑在二人头上仍有余,将纷飞六出遮个严实。男人伸手为青年拂去眉梢水滴,面上微微绽出个笑。

“那坛酒,还在窖里藏着。”
“这把伞,我很喜欢。你眼角都有皱纹了,卢根。”
“老了,十年了啊。哪像我们张驰。”

青年笑着摇了摇头,微凉的指尖触碰男人垂在身侧的手。男人的掌心里的茧似乎厚了些,手掌熨帖的热度却是没变,指尖很快回了暖,触觉反馈更加清晰,真实的令人怀疑。男人撑伞的手半拢住青年的肩膀,低微的叹息落在青年耳畔。

“火锅架在屋里了,只等你回来生炭火。”



【实况RPS84小时,170722关键词:匠心】
正是热的天气却写了冬天的事情,还下雪。果然是想看一起过年吧…
老张酿酒,老卢做伞。老张游历十年,临走给老卢留一坛酒。老卢在镇上做伞十年,等老张回来就开封。

对不起这么晚了!整理了一下都是还不错的同框就贴上来了!

两个宝宝互动都很可爱!

第九张是嘉宾队要抽debuff卡,肚肚在看老五抽到什么XD

第十张是肚肚甩锅www

现场活动的回报!

小兔:王老五怎么在划水啊刚才那一局。
老五:没有啊,是妈大太菜带不动。
小兔:妈大妈大老五说你太菜带不动,你怎么说?
肚肚:我三四个金牌好吧,你在干什么啊陈昭宇?

上台的时候老五偶尔一只手就搭上肚肚的肩膀ww

以上是印象最深的互动…(˶‾᷄ ⁻̫ ‾᷅˵)

今天两个人都尤其好看。
图等我晚上稍微整理一下w有合适的就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