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做梦的斗没有梦到任何东西

蓝色深浅交错,光线下沉被滤得温柔。卢根眨了眨眼,开口就是一串气泡浮上眼前。他放平身体,张开手臂,悬在静谧中,半眯着眼凝望着上层光带变化。阴影笼罩一片区域,男人划动手臂,双腿蜷起再后蹬。动作完成一次,他几乎触及那片暗色和蓝的交界。卢根睁开眼,纱帘被风拂动,映在天花板上暗纹摇荡恍如水波。他的眼睛一时没了焦点,保持着双臂平展的姿势陷在柔软的被褥里。男人转头看向房间里另一张床,青年光裸的脊背露在被子外,蝴蝶骨上褪了色的痕迹依稀可辨。卢根皱一下眉,手伸到枕头底下摸出手机,屏幕的亮光让他下意识眯了一下眼。七点刚过,时间还早。他坐到床边,从前拢了一把头发,掌心盖住脸颊搓了搓,起身到浴室洗漱冲澡。等他穿着浴袍,满嘴薄荷味的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的青年将将翻过身,揉着眼睛看到他,向着床尾伸出手。卢根拉他坐起身,张驰蜷起腿,身体前倾把额头靠在膝盖上。

“几点了……?”

本就低沉的声线带着细微哑嗓,随着短句结束时候不自觉的鼻音一道飘进男人耳朵里。卢根伸手在他颈后轻轻按了几下,只说一句还早。张驰应了声,过不多久就去了浴室。卢根坐在床上看着计划行程,等到身边床垫下陷,蒸汽和沐浴露的味道拥过来,张驰擦着头发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

“李都看好了?可以啊。”
“等会儿给你吹个发型?”

张驰笑了一下没说话,撑着男人大腿拿过床头的小盒子,取出里面的耳钉,示意对方侧过头。卢根扭了扭身,又被人托着下颌转了半个角度。金属顺利的穿过耳垂上的小孔,张驰把盒子放回去,脱了浴袍拿过T恤,穿上之前就被男人拉回原位。警告还没开口,湿热触感已然贴上背脊。崭新的痕迹覆盖了早上卢根所见的浅色。青年嗔他一句也就作罢,起身换好衣服和男人出了酒店。

取票检票一切顺利,进门就是漫长的水底隧道。卢根分心看着身边的青年,浅蓝的水中透出弱光,深深浅浅落在青年肩上。蝠鲼扇着翼状鳍从他面前滑过,卢根开口叫了他一声,张驰扭头望过来,一直停留的指腹点在屏幕上按下快门。会是一张好照片。男人看着手机屏幕,动动手指把对比度拉高一些。深浅交错的蓝上印着青年的剪影,下沉的光线被滤得温柔,包围着暗色的阴影。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