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人鱼张。小暑就随便写了点夏天的东西。


戴着墨镜的男人只穿了一条沙滩裤,趿拉着人字拖踱到泳池边坐下,嘴里嚼着糖吹出的薄荷色泡泡体积膨胀炸出轻脆一响,舌尖随后探出卷去唇边糖膜。池水无风起了波浪,碧蓝的鳞片映着潋滟水波浮动着如同缎面的光润,黑发青年自远端游近,鱼尾末端划出连串气泡。人鱼白皙皮肤在水下更显清透,脖颈纤长,宽肩窄腰,背脊流畅肌肉线条随鱼尾摇摆牵动分明。男人坐在原地没动,撑在身侧的双手向后挪了寸许,身体小角度后仰。游来的青年伸直手臂,双手搭上池边借力跃出水面。深色镜片压暗自青年发梢滴下的水珠折出的光彩,仍旧炫目不已。男人微微眯起眼,单臂松松环上青年腰身,后者扬起鱼尾溅出水花。男人摘了墨镜,目光随着青年颊边滚落的水珠,一路滑过喉结,越过锁骨,顺着腰腹肌理淌下小段鳞片回了池水。他重新仰起头注视着浅琥珀色的双眼,青年眨眼,睫毛上的水滴坠下散开在男人脸上。男人弯起嘴角,眼角笑纹轻轻浅浅,抬手抚上青年头侧薄膜,指腹沿耳廓外沿细长骨骼缓缓摩挲。人鱼侧过头,浅色唇瓣开合低声唤过男人的名字,闭上眼让湿润脸颊贴上男人温暖干燥,覆着茧的手掌。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