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吃粮的漏斗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肯点开看


一个过气写手。

RPS:
某站游戏区尿E
足球同人内梅内/哈梅

斗的发烧前兆是衣服穿着不舒服

张驰翻了个身,把手伸到枕下摸索着捏出手机,眯眼阻挡着屏幕的亮光,勉强看到个时间就重新按了锁屏,把手机塞回枕下。微光透过纱帘渗进屋内,张驰拢了拢被子,睡衣柔软的棉料覆盖脊背,平日无奇的触感令皮肤尤觉不适。他蜷起腿,重新摸出手机,吞咽了一下缓解嗓子的干涩,戴上一侧耳机,随便点开个视频——他只需要分散注意力,以减轻嗓子残留的痛感。张驰隐约听见被料摩擦的轻响,半翻过身只看到卢根趿拉着拖鞋走出卧室。视频里游戏推进半个阶段,手机被人抽走连同一杯温水贴上颊侧。张驰撑床坐起身,接过递来的水。温热的水缓解嗓子过夜的干渴和疼痛,他察觉到但是懒得阻止卢根去解他的睡衣扣子,只哼哼了几声以示抗议,男人安抚性的顺过他的头发。上身皮肤裸露在比皮肤温度微低的空气里,卢根把睡衣盖在被子外层,喝了剩的小半杯水,空杯子又放回床头柜上,伸臂圈上青年窄腰。前胸贴后背,张驰合上眼低叹口气,手臂叠上卢根的。

“再睡会儿吧。”

卢根贴着张驰脖颈的灼热温度吐字,胸前紧贴着青年滚烫的皮肤。病去如抽丝。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