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大雪封山小木屋

突然想写就写了!题目是对内容的高度概括(?)

张驰捏了一小撮茶叶放进壶里,盛着雪水的壶被挂到炉火之上。雪微微映亮了昏暗的天光,他抬头透过窗户瞥了一眼未息的风雪,拈着布帘一角拉展遮住窗户,低头擦干桌上的两个陶杯。门板被人叩响,张驰摸上腰后的短刀,又在听到叩击节奏时松了手,打开门后径直返回桌边,垫着布拿下炉子上的壶。卢根将将挤过木门,反手把风雪关在门外。他摘了帽子抖去残留的雪,地板上随之留下深色的水点,同衣摆滴下的雪水一样晕开。卢根挂好浸湿的外衣,脱了靴子,只穿单衣单裤赤脚坐到火炉边,摊开掌心向着火焰。

“咳…估计快封山了。又是冬天了。”

煮的滚烫的茶水倾入杯中,幽微的香气散了满室。张驰应了一声,把陶杯递给火炉前的男人,拿起被雪花沾湿的弓和羽箭走到另一侧坐下。

“茶叶是不是快没了?”

卢根啜了口茶,被茶杯焐温热的指尖划过张驰耳根。青年偏了偏头,手指按住柔软布料顺着弓流畅的线条一带而过。他本垂着眼睛盯着弓弦,听到问句后目光移到男人脸上。卢根饶有兴味的注视着张驰眼里映出跃动的火焰,杯里缓缓弥散的蒸汽熨开了暖调的光芒。

“茶叶还有,”

张驰笑了一下,指尖轻轻叩了叩弓片。

“烟叶快没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