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吃粮的漏斗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一个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RPS:
某站游戏区尿E
足球同人内梅内/哈梅

医(0.2)

鞋底碾灭烟头,卢根拧着眉吹出口中烟气,抬头看着晦暗的天空,向后半倚在门框旁边。报务组的人出出进进,前线战报不断,打字机的响动和铅笔摩擦纸面的声音,间杂不时的低语,成了偌大一间屋子的全部声响。

“尿总?久等了。”

卢根应了一声,接过递来的纸页,指腹先感知到右下角的突起,特殊文件才会盖上的报务组刻印。来人没有急着离开,无声的张了张嘴又推了一下眼镜。卢根简略扫一眼不长的几行字,厚实纸页对折送入白大褂外兜。

“乌鸦?”

是报务组的统称,好端端Raven的代号被面前的人以烏(からす)代替。当时卢根在上司面试报务员的时候偶然路过,一列或高或矮的青年手里拿着或薄或厚的英语文件,也有德语。卢根随意瞟了一眼,正好看到一个青年手里拿着本尺寸小了一圈的书,遮遮掩掩,不时左顾右盼。男人凑近一点,黑白分明线条利落的半漫画书,日文原版。那时候卢根不过一笑了之,到青年再来送文件,两个人才算有了正式对话。此时青年站在他面前,盯着他大褂的外兜,挠了挠头笑了一下。

“那个,老E…就是文件里说的Edmund,和我共事过。尿总就…”
“不下狠手是吧?哎…报务组看着也挺忙的,去吧。我知道了。”

男人低低笑了一声,抬手轻轻拍拍年轻人的肩膀,目送他进了屋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卢根双手插在口袋里,指腹摩挲着纸页上的刻印,略微眯着眼站在原地,凝视着不远处打了花苞的玉兰树,转身迎着风朝来路走去。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