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闻香摘了眼镜放到电脑边,因牵动手腕带来的隐痛微皱起眉。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老E,闻香关了灯,轻手轻脚掀开被子躺上床。本来面朝墙壁躺在床另一侧的青年翻个身,胳膊压在他身侧垂手寻到手腕,指腹极轻的点在腕骨上。

“手腕痛?怎么搞的。”

老E用下巴靠着他的肩膀,声音低沉但清晰,连着温热的呼吸一同传进闻香的耳朵。闻香沉默一会儿,翻身面对老E,注视着一片黑暗。

“嗯…玩的时间太长了吧。应该没什么事。”

薄荷味传递在两个人的呼吸之间,闻香闭上眼,对面青年温热的指腹按摩着手腕,他靠近一些,意料之外的额头靠上鹅头反而吓了一跳,近处传来老E轻轻的笑声。

“我们鲁班八号的手怎么能受伤呢…嗯?跟我玩手臂流吧,甩胳膊。”

手被人牵着抬起,柔软的唇瓣覆盖腕侧。闻香笑了一下,想收回的手被人握了指尖,仍向后移了半寸。老E没敢施力,只小心勾了手指,等对方主动停下后撤的动作才采取行动,手指交握相扣。

“睡吧。”
“嗯,晚安。”
“晚安。”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