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吃粮的漏斗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一个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RPS:
某站游戏区尿E
足球同人内梅内/哈梅

(闻绝)血债血偿

哎呀小夫妻嘛床头吵架床尾和(?)
给病哥@A_BINGGGGGG 的片段!
手机不方便加超链接!
梗源是病哥隐藏在p芬后的一张闻绝!!(?)
这个趴真好吃…给病哥打尻!

==================

指腹缓慢划过线条流畅的枪身,小绝盘着腿坐在地上,另一只手二指夹着枚弹壳,不时用尖端磕碰着地面。脑海中浮现出成段资料和一张照片,他轻轻哼了一声,把枪械放回保护罩,拿上刚刚签了字的纸起身出了屋子。青年快步穿过走廊,木质地板只发出几不可闻的一串轻响。站在厚重的木门前,小绝抬起手,又停在半空迟迟未落,他深深吸了口气,把纸叠了几下塞进外套口袋。

镜片反射出屏幕的冷光,闻香双腿交叠坐在黑暗里,手指交叉靠在鼻尖,肘撑在桌面上。门被人叩响继而打开,走廊的灯光先一步溜进屋内。闻香抬手关了显示器向后靠进椅背,指腹压上额角按揉。

“香香?”
“进来吧。”

闻香打开桌边的台灯,看着小绝的身影从黑暗过渡到暖光之下。他在对面的椅子坐下,十指交叉搭上桌面,小幅抖着腿,越过台灯看向闻香。后者垂着眼凝视着他放在台面上的手,几秒后迎上目光。

“小绝,你签了文件?”
“…啊?没有啊。”

小绝顿住抖着的腿,有了后撤势头的手被人握住腕间向前拉到灯光直射的位置。闻香注视着对面的青年,指尖点上他中指的骨节。小绝瞄了一下,一小片黑色的墨水印记晕在皮肤上,算不得乍眼。他笑了几声,试图抽回手腕。

“是那个任务吧。”
“香香,那个目标我必须…”

腕上的手指加了几分力道,小绝微喘着颤抖着手止住了言语,心跳闷声敲在耳边。他想起地上的鲜血和战友望向他的双眼,债必须血偿。闻香皱一下眉,把他的手按在桌上,前倾身体拉近距离。

“你不能去,小绝。”
“凭什么啊??”

小绝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挣开被控制的手腕,从兜里掏出折叠着的纸张拍在桌上,转身向着门口迈出步子。闻香绕过桌子抢步挡在门前,直到二人仅相隔几寸几乎贴到鼻尖,他的目光没有丝毫游移同小绝对视。靠近的青年喘着气,颊边的肌肉因牙关的用力咬合而突显,手握成拳紧贴身侧。

“闻香识!给我让开!”
“别逼我用军权,小绝!”

手臂挥出的一刻,小绝一腔冲动似乎突然褪去七分,理智控制着拳卸了力道。闻香下意识退后半步,偏过头避了拳峰。饶是如此,拳侧堪堪擦过面颊,小绝听到闻香极轻的嘶了口气,他怔怔向后错开距离。

“…香香?你怎么样…?”
“小绝……”

他仍侧着头,声音里带着叹息。小绝试探着伸出手,小心地用指尖拨开他颊侧的头发。闻香抬手抵靠,而后握住青年的手指,正过面颊直视他的双眼,嘴角隐约的血丝让小绝微微战栗,又在手指接触的掌心温暖里缓和。

“小绝,这次任务你不能出。”
“…我知道了。”

小绝低下头抿了唇,随即被拥进怀抱,他叹息着把脸埋进对方肩窝。闻香抚着他头后服帖的软发,一声叹息轻不可闻。钩直饵咸,急于讨债的阿柴甘愿咬钩。他不会放任任何一个士兵以身犯险,何况他对怀里的人心存偏私。闻香用手指按上青年颈后,小绝抬起头便被攫住唇瓣,肺里的空气被快速掠夺殆尽。他向外推拒着,突然感觉嘴角一痛,睁开眼对上闻香隐隐带笑的目光。

血债血偿。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