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The person that you'd take a bullet for is behind the trigger.



“老E——”

张奕近在咫尺的低微闷哼声短促,肖尧瞪大了眼睛,旋即抬起手臂,透过瞄准镜的十字对准不远处岩石后的头盔,屏息扣下扳机。张奕伏在灌木丛后,消音器削弱过的枪声入耳,他呼了口气,又拧紧眉心,试着放松肩膀纠结的肌肉。轻巧的脚步声远去,从树叶缝隙窥见肖尧猫着腰小跑的身影,张奕闭了闭眼,汗珠划过眼角顺着面颊滴落地面,肩后的布料贴着皮肤一片粘腻。

“…老E?”

脚步声比离去时更加急促,张奕应了一声,侧过头看到沾着草叶的靴尖,匆匆放下纱布的一双手沾着灰尘和血污。

“咱们去屋里,这儿不能久待。”

肖尧一条胳膊小心越过青年肩膀横在腰间施力,头稍后仰,瞥去的视线被张奕搭上肩膀的手臂拦下,他重新转回视线看向不远的房子,屈指推上滑到鼻尖的眼镜。

“走吧。”

进屋奔卧室,二人挤在远离窗户的墙角。肖尧开了一罐消毒液倒在手心里,细细擦过指掌。张奕注视着清水淌过露出皮肤原本白皙的颜色,盯着滴下的水在地面上染上深色痕迹,转身面对着墙面。

肖尧拭了手上残留的水,剪刀在酒精炉火焰上燎过,他抬起头打量着张奕半弓的脊背,肩后半干的血迹粘着边缘烧灼的破损布料糊成一团。他皱了皱眉,剪刀悬在离张奕肩膀一寸远的位置迟迟未动。

“老E啊…布撕下来疼,你忍一下。”
“嗯,辛苦你了。”

肖尧甚至看到张奕嘴角的弧度,注视着他接过毛巾咬在齿间,摆正身体。肖尧吞咽了一下,深呼吸过稳定手指,金属终于贴上皮肤。

染红的子弹落地脆响,滚到方才被脱下的汗湿T恤旁边。张奕紧绷的肩膀稍稍下沉,牙关紧扣纱布,他闭上眼,压抑的粗喘合着胸口起伏的频率。肖尧不敢去抹下巴上的汗滴,只偶尔用手腕推回眼镜。针线缝合创口,剪断线头的一刻,肖尧禁不住后仰身体,双手撑地深深呼吸着,嘀咕着叫累,又把手探过去轻轻戳了戳仍背对着自己的人。

张奕松了嘴里的毛巾,呼吸趋于平缓,转过身看着肖尧。后仰着身体的青年面颊映着微弱火光,下巴上残存的一滴汗顺着脖颈下滑,越过突起的喉结消失在T恤领口。张奕吞咽了一下,熄了酒精炉,向肖尧伸开手臂。

“还要包扎吧?”
“嗯,你别动。”

喊累更多的是心理,精神的高度集中和担忧带来的压力,此时肖尧已经翻出包里的绷带和医用胶布,跪着靠近伤员。张奕始终注视着他,这让肖尧耳根发烫,低头盯着手里被他拈住边沿的绷带,不防手腕被人扣住,拥了满怀。

“谢谢…散人。”

肖尧微怔,张奕的吻落在他的鬓角和眉梢,一只手掌按在头后。火药味和淡淡血腥味钻进鼻腔,肖尧双臂环上对方精瘦的腰身缓缓收紧。张奕低头移到颈间吮吻,尝到汗液遗留在皮肤上的咸涩,齿列细细磨过皮肤留下艳红。肖尧轻哼了几声,手掌盖上青年颈后,被他扣上手指拉到胸前。

“散人啊…”

胸腔的共鸣和有力的心跳通过手指感知,肖尧垂下头,下巴倚在张奕头顶,目光投向肩后的伤痕。

“别再开枪了。”

张奕在肖尧发问前轻轻牵动手指,尚带着消毒水味道的指尖点在他裸露的胸口,一下,再一下。神枪手打出精准的心脏贯通伤,神医自身就是一剂疗愈良方。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