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闻绝】标题2018.10.28

年龄操作有,23香19绝

狙击手x观察员

刚刚第一次见面



小绝入伍第二年,当他能稳稳当当端住一杆狙击步枪的时候,靶场上实验性的射击过了几轮,成绩已经和班长相当。排长看他训练,小孩儿就算支撑的胳膊打着抖,也能在呼吸间歇不带半点犹豫地扣下扳机。那时候排长就知道这新兵是块宝,大笔一挥给小绝填了射击比赛的报名表。果不其然,小绝荣登最年轻头名,绰号在全连喊响了。他本人反而只是挠挠头露出个笑,又在每个休息日伏卧靶场的土地。等排长几天以后听说特战队在比赛那天也去了人观赛,一拍大腿有了点预感,这块宝怕是捧不住。跟五年前一样,想到这他没忍住骂了一句。边上趴着的小绝被这又拍腿又骂街的阵势唬的枪口一偏直接脱了靶。


去军区报到那天,等车停在营地门口已经是下午。跟着队长跑手续的时候小孩儿嘴愣是没停,软磨硬泡换了个提前参观靶场的机会。已经西沉的日头铺开暖橙的余晖,靶场上边逆光坐着个人,身体缩得很紧,影子被拉得很长。小绝背脊一僵,抿了抿嘴,觉着自己的心理建设做的还是不够充分。知道特战队训练苦,没想到这么苦,给队员逼的只能在靶场缩成一团偷偷掉眼泪。队长看身边的小孩儿站得笔直,脸上不由得带了点儿笑。


他估计是认出自己的前辈了?没想到二排长对革命历史的宣传普及做的这么好。队长正打算给介绍,小孩儿突然冲出去,留下他想拍人肩膀的手悬在半空。 …这么着急啊?…也好,早晚要一起共事的。


瞄准镜视野狭窄逼仄,闻香眼里只有靶场最远端的人形靶。西风,零速,稳定,稳定… 风卷散了云彩,阳光倾泻,视野光亮一片。扣动扳机子弹出膛,震出枪响止住急促靠近的一串脚步。远处红烟浮动,闻香放下枪,眨了眨眼缓解眼球干涩,侧身看向站在不远处微张着嘴的年轻人,笑着站起身。


“你好…?”


小绝性急的向坐着的人跑过去,你也是新来的?特战队训练这么辛苦?队长特别严厉?伙食好不好差不差?… 无数个问题在脑子里缠成一团,他边跑边想用什么开场,还没个结果就被一声枪响截断。小绝刹住步子,下意识看向靶场远端,人形靶被命中冒出的几缕红烟很快飘散风中。哇。小绝摸了摸鼻尖,看到方才作者的青年侧过身,一杆枪横在臂弯。


得,你以为是缩成一团哭,其实人家是坐姿射击哒。


“…你好…”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