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吃粮的漏斗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肯点开看


一个过气写手。

RPS:
某站游戏区尿E
足球同人内梅内/哈梅

(尿E)初雪

看到银筱@Grief. 发的动态,又正赶上北京下了雪。灵光一闪福至心灵。日常向小短。

首先是那条说说(的一部分):“由于小埋的毯子真的是太暖和了所以看着鹅的直播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下雪了。鹅很开心。旁边的水还是温的。”

这样的冬天,真是幸福。


============

# 文与真人无关

============

中午吃了鱿鱼的老张早早开了直播,卢根泡了杯茶,坐到床上拿平板登了战旗。移动端的首页明晃晃写着中老年人直播间,副标题是直播劳模大母鹅。可以。

tmd怎么说我也得算半个劳模。

卢根在老张腰后捏了捏,给他塞了个靠垫。张驰看了他一眼,手掌拂过男人的头发。卢先生乐一声,拉过青年的手在指节轻轻一吻,坐回去的时候看见亮橘色的小埋披风,隐约记得干物弟小鹅,是哪年生日发的福利来着。卢根顺手拿过来披了,歪身倒在床上。

厚实的被子,柔软的披风,热茶冒出的蒸汽,耳边传来青年低低的笑声。在卢根没意识到的时候,所有这些加起来,引来一个暖软轻飘的梦境。

鹅声牵回他的意识,卢先生睁开眼,从床上坐起来。看一眼时间,探身从床头柜上拿过水杯。茶还是温的,刚好合适入口。他看一眼窗户,玻璃边角结了冰花,外面下着雨。雨点下落的速度慢的出奇,他不由得凑近玻璃,呼出的气息晕开一小片水汽。

老张刚关直播,绷直双臂伸了个懒腰。卢根从身后抱住他,低头亲在脸颊。青年顺势屈臂拢了他的脖子,侧身叠上唇瓣。

“怎么了——?”



和鹅毛一样白的雪花细碎飘散开去,犹存热量的地面上只积了薄薄一层白。E三岁踏出楼门,又被卢根叫回去。男人给他戴上围巾,被嫌弃为婆婆妈妈。

“哎呀,不这样不行的,tmd你要是生病了我tmd又不能放心出差。”
“李走呗。又没拦着你...”

老张把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垂下眼看着卢根系围巾的手。卢先生笑了一声,探身亲亲青年嘴角,在鹅屁股上拍了一下。

“你在家啊,我tmd能去哪。玩儿去吧。”



张驰蹲在门口,小小的雪人在他掌心下拢成。他拿过片叶子盖在雪人头上,用一小块雪压住叶片,两块小石头做了眼睛。青年站起身掸去手套上的雪,把手套塞进兜里,搓着手呵出一团朦胧的雾。

泛红的耳朵被带着薄茧的手掌贴上,冰凉逐渐回暖,变得微热。张驰眨眼抖落睫毛上的雪花,默许男人落在他脖颈的吻。

“老张啊...”

青年闭上眼,卢根短发上许是沾了雪花,蹭的他脖颈有些凉,又很快被温热的呼吸掩过。

“回吧,别真着凉了。”
“嗯。”
“晚上想吃什么?”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