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吃粮的漏斗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肯点开看


一个过气写手。

RPS:
某站游戏区尿E
足球同人内梅内/哈梅

(尿E)满月

(尿E)狼人/ABO
*关于狼人:头狼的眼睛是红色,族群成员是金色
*本篇取向为双A
*12.17补档,链接在最后。

# 文与真人无关。

===============

西边山脉上残存黯淡色彩,逐渐深沉的蓝色拖着墨黑浸染整个天幕,月轮东升。高地上青年的身影被笼在夜色里,糅合了森林里气味的风卷过每一片树叶,拂过他柔软的头发。圆月升到头顶,云层散开放任月光倾斜,睫毛阴影晕开在青年眼底,他缓缓睁开眼,金色的瞳仁在黑暗里发着光。他纵身跃下高地,午夜冰凉却不寒冷,带着湿气裹在他的皮肤上,拂着从体表生出的长毛。棕色毛发的狼无声的落了地,他停在森林外围,尾巴拍打几下草地,眼里流转着金光。兽类站起身,迈开修长的四肢向林子里奔去,草叶向着他行进的方向倾斜,又摇摇晃晃的回正,掩映着黑暗里红色的光点一闪而过。

月光被树叶割裂为细碎光斑投射在地上,微弱的光线对于兽类来说已经足够。棕狼穿行在林木间,柔软的泥土上留下零星的印记。从复杂的气味线中剥离出其中一条,棕狼慢下脚步抽动着鼻翼,追随着隐约的薄荷味。森林里可没有长出过这种植物,棕狼哼了一声跃过一片灌木,没有任何遮蔽的空地盈着月光,清辉晕在兽类柔顺的长毛上。他走到空地中央,薄荷的味道在空气里流动。棕狼的尾巴拍打着地面,抽动着耳尖微微眯起了眼。一道影子掠过地面,棕色的狼被扑倒在地上,鼻间充斥了浓郁的薄荷味。黑狼用前爪压着他,赤色的眼瞳凝视着那汪金色的深潭,低下头把鼻子拱进棕狼的耳后,嗅着他身上的味道。暖烘烘的味道,像太阳晒过的草地。黑色的狼满意的哼哼了两声,伏下身更贴近他的同族。

“卢根——李他喵的...够了啊。”

伴随着年轻的声音,棕狼化成人形用手掌贴上另一只兽类仍然往他脸上凑的口鼻推拒着。黑狼眨了眨眼,而后青年就感觉到掌心的湿润。他笑骂了一句,在黑狼的身上蹭着手心。才蹭了几下,手底柔软的毛发变成光滑皮肤,紧实肌肉触感不同。男人环抱着青年窄腰,埋首在他颈边啃咬。青年人的皮肤温暖起来,他扣着对方的肩膀,翻身占了上位。燎原的火燃在卢根瞳孔里,他半撑起身凑近索吻,唇齿相触咬字含混,心知肚明。

“张驰啊...我tmd想死你了卧槽。”
“嗯哼。”

张驰把卢根按回草地上,男人觉得恍若身处烈日之下,信息素的味道灼的嗓子发干,他微微眯起眼,盯着青年明亮的金色瞳仁,掌心贴上他腰后摩挲。卢根呼吸稍显急促,发情期加上满月的影响,他扣上张驰的手腕把青年拉倒在草地上,顺势压在上方,咬噬着颈后的皮肤。张驰皱起眉,薄荷味刺激着神经,满月的光辉同样照在他身上。青年挣扎起来,马上被扣住了双腕按在地上,滚烫的呼吸拍在他耳后,细密的亲吻落在脖颈。张驰合上眼侧过头,脸颊贴着冰凉的草叶。男人探身来吻他,齿尖不时咬啃咬唇肉,直至一丝腥甜蔓延在口腔里。张驰含糊的骂了一声,他听见卢根的笑,又被男人探进牙关的舌头止住言语,彼此舌尖勾缠着蹭过齿根。卢根卷去青年唇畔牵出的银丝,细细亲吻过眼角眉梢,不久又移回脖颈。

舌面舐过埋着腺体的皮肤,张驰低喘着抑制住颤栗,本能的挣扎也被扣在他腕上的双手制止。意识朦胧间他听见卢根低喃着他的名字,齿间贴上颈后皮肤稍微施力,青年闷哼一声僵直了脊背,信息素搅在一起没了分明的必要。卢根舔舐着颈后皮肤上的齿痕,头埋在那人颈边深深吸气。张驰胸口剧烈起伏着,半天才缓过神来,伸手推了卢根一下。

“李爸爸...难受死了。”

他小声嘟囔着,翻身抱住浑身上下仍然散发着薄荷味的男人。卢根拉起他的手亲吻着指尖,眼里暗红的光逐渐退去。

满月偏西。


12.17 补档 Here we go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