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去年脑的见面,当作个留念就先放出来吧,就是个小片段。

挂了电话,张驰坐在机场餐厅角落的座位,合眼靠着墙壁平复着起床气。透过对面的玻璃幕墙可以直接看到停机坪,偶尔有飞机起起落落。青年按了按眉心,睁眼望向无云的天空。阳光被挡住半分,张驰听见有人唤出一个名字。熟悉的声音带着些微沙哑,少了电流的杂音,空气取代金属线成了介质。

老E。

*

不大的餐馆座无虚席。两个男人分坐在一张小桌两旁,几个菜,一瓶酒。张驰给卢根倒了酒,再满上自己的杯子。举杯轻碰即分,不说别的先喝一杯。感情深,一口闷。说感情深,第一次见面;说感情浅,怎么也算神交许久。有酒有菜,谈天谈地谈人生。两个人都能说些真话。卢根看着张驰的眼睛,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耳尖,笑了几声举起杯子敬他。张驰截住话头,伸过杯子去轻轻一磕。杯里盛了八年岁月。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