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吃粮的漏斗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肯点开看


一个过气写手。

RPS:
某站游戏区尿E
足球同人内梅内/哈梅

玩喷漆工玩到头大的老张洗完澡坐在床上,发梢的水珠滴落肩上,在棉质睡衣表面晕开一小片深色。窗外阴雨连绵,明明离梅雨季节还早得很。老张盯着砸在窗户上的雨珠,透明的河纵贯了玻璃。他即使想让头脑放空也会不受控制的想起一些琐事,仍被现在和未来的种种做了桎梏。点开了微博,老张垂着眼思来想去,最后切到一个分组,向下轻轻一划。更新出一组北京的照片。手指上移,重庆、香港、云南,完全不同的照片出现在视野里。老张拨了一下颈后的头发,轻轻吸了吸鼻子。微博的输入框打开又空白着关上,群会话取代了微博的画面。

真正自由的活着,是什么样子?
老E你可真是个哲学家。

老张想了想,了解他的人都觉得他是个性强烈的人,按照自己的脾气和原则活的潇洒自在。到底怎么样,自己最清楚。他心里有一个活得远比他潇洒,远比他自在的人。

我向往尿姑娘那种活法。

他打字道。在老张心里,两个人认识七八年,那一位始终以简单纯粹的态度面对现实——至少是面对他的时候,从来没让老张感觉到半点虚伪和做作。摄影就更不用提,镜头记录了所有真实的故事。被很多人羡慕的老张,羡慕着这位先生。生活步调颇有种任诞的逍遥快活,“work and play”,看起来确实如此。

但是做不到。

他又说,继而自己微微摇头。老E啊老E,会思考真是一种负担。他每天都要考虑下一步怎么走,但老张清楚,即使是那一位,也不可能每天想睡到几点都无所谓,从床上爬起来再临时决定这一天去哪。所有的活动日程,恐怕在他安排好一天要直播什么游戏之前,已经敲定了数次。

性格使然,约莫是自己画地为牢。那一位之所以是现在这般令老张羡慕,说不定正是因为他从未固步自封。搞艺术的,独特新颖的视角、风格和创意才是本钱。

老张拢了一把基本干透的头发,躺到床上看着刷过去的一条一条消息,没有一点睡意。老张从虚岁十九想到另一人的满口骚话。直到手机短促的震动使他的目光重新对焦。

是他所羡慕的那个人。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