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吃粮的漏斗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肯点开看


一个过气写手。

RPS:
某站游戏区尿E
足球同人内梅内/哈梅

【尿E】医(1)

张驰动了动指尖,触及湿润的泥土。风吹来的是花的清甜,树叶摇曳出细微的声响牵动阳光斑驳投在眼睑的暗红。他皱了皱眉,缓缓睁开眼又因阳光而稍稍偏过头去,叶片互相遮挡,深深浅浅的一片翠色。张驰凝视着不远处的深褐树干,小小的一瓣淡粉掠过他的鼻尖落到草地上。他随即猛地坐起身,风吹开一树粉白樱花,树后一潭湖水在阳光下平静无波。有人坐在湖边的长椅上,面向湖水,逆着反射出的阳光成了一道深色剪影。张驰扶着树干站起身,右肩的钝痛阻止他向前迈步。他皱眉按住肩膀,手掌即刻沾染了粘稠温热的鲜血。他愣住了,记忆确实只停留在右肩中枪的那一帧,直到他方才醒来——他几乎被现实的枪伤和非现实的环境叠加所带来的迷乱攻陷。

 

“张驰。”

 

男人的声音隐约传来,自参军后被选入特别支队,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被叫过,甚至连他自己也感到陌生。张驰抬起头,额上因疼痛而生出的冷汗顺着面颊滚下。原本坐在湖边的人已站定在樱花树枝上,暖风骤起,满枝繁花摇曳不止,花瓣纷乱,风裹着花瓣直面向他,视野里充斥着纯粹轻盈的色彩。肩膀疼痛愈发剧烈,张驰呼吸变得急促,按着肩膀微微弯下身。汗珠被人轻轻拭去,温暖干燥的手掌贴在他颌角。张驰看不清男人的脸,却被带着烟草气味的怀抱接纳。

 

“你不属于这里。”

 

男人在他耳边低语,张驰不懂,疼痛又使他无法集中精神。他想询问,视野内的景物变得模糊,直到眼前一片黑暗,失去意识。

 

=

 

血的腥甜和消毒水的味道搅在一起,随着脉搏跳动感受到右肩的疼痛和血液泵出,张驰低哼了一声,恍惚觉得自己身处汪洋,他在下坠,耳边有气泡滚过,听不清人声断续。乳胶手套隔绝皮肤,手指的温度反而格外突出,由额角移到眉峰。

 

“…他醒了,现在…维持…”

“…心率出现峰值,血压升高…”

 

张驰皱了皱眉,双眼睁开一道缝,被冷白灯光刺痛。仪器运转的声音和迫促的滴声仿佛被放大响起在耳边,他只想摆脱恼人的聒噪,手指无意识绞紧身下布料,手臂肌肉绷紧,筋脉暴起从手腕蜿蜒整条手臂,手腕处用于束缚的宽皮革带甚至轻微变形。空气压进肺里很快又被挤出,面罩内结出一层雾气。

 

“冷静点,Edmund!”

 

已经拉起身体的张驰突然顿住,慢慢抬起头看向说话的人,强烈的光线迫使他眯着眼,不断眨眼使泪水模糊的视线变得更清晰。手掌盖上他的眼睛,没有戴手套,指掌皮肤的温热熨帖眼睑。张驰闭着眼,急而浅的喘息转变为深呼吸。他嗅到烟草燃烧后的一点味道,转瞬即逝。

 

“嘘……没事的,放松,放松…”

 

手掌移到张驰密布汗珠的额头,皮肤贴着皮肤,从前向后缓缓梳理过他的短发。耳边响起的男声低沉,如同潮水舐过海滩的微音。张驰的意识集中在此,令他不快的声音被削弱。随着那只手安抚性的动作,张驰的呼吸逐渐平稳,紧皱的眉心舒展,骨节泛白的手指缓缓松开。他停止了下坠,被洋流托举,被温暖的海水拥抱。

 

“…生命体征平稳,各项指标正常。血氧稍低…”

 

卢根直起身呼出口气,瞥一眼显示屏上随心跳起伏的线条,侧头向助手点头示意。金属医疗器械相互接触、水流和布料摩擦的响动很快归于沉寂,门滑开又闭合,屋内仅剩仍站在床边的男人和床上平躺着的青年。脱下染上猩红的白褂丢进密封箱,卢根凝视着张驰,手探到兜里摸出颗烟,过滤嘴未及唇边就被他塞回原处。男人抿一下唇,重新打开一副橡胶手套戴在手上,手指交叉相扣使合成材料更贴合手指。指尖点触腰腹向腰侧滑至全掌贴合,卢根缓慢移动着手掌,突然想到小时候逛市场,在卖肉的摊位前驻留,肉摊老板和顾客拿着一块肉翻来覆去。他嘴角提了提,双手手掌盖住肋骨撑起的线条,目光停留在起伏的胸膛几秒,收回双手摘下手套丢掉,转身离开。门在他踏出房间后滑回落锁,卢根单手揣在兜里背对房间站定,垂眼注视着自己的影子随着屋内暗下的灯光变得模糊。

 

“…尿总,老E他…?”

“已经平稳下来了,有人看着情况。”

 

卢根侧身面对站在门一侧的青年,得到答复的乌鸦搓了搓手,向他点头示意,透过向房间内看了一眼。卢根索性站到他身边,拿出烟在手心磕了磕,抿在唇间。火苗燎燃烟草,呼出的灰白的烟气弥散开去。

 

“报务组挺忙的吧。”

“还好,…最近前线落定了。”

 

卢根简单嗯了一声,只瞧着院子里老树新开的白玉兰花。乌鸦推了推眼镜,又回头看了一眼,动了动嘴唇却没发出声音。反倒是卢根笑起来,碾灭了烟蒂,吹出最后一口烟,轻轻咳了两声。

 

“我保他到伤好,没人动。”

 

乌鸦愣了一下,笑着挠挠头,说了句那张先生就拜托了,向报务组的区域匆匆跑去。手揣回兜里,卢根摸着折叠的纸张,边角处的纹路清晰可感。上头想知道什么,还是相中了这头独狼;屋子里躺着的人知道多少,会不会说…掌握的信息太少。卢根捏了捏眉心,走回自己的屋子。



==========

感谢阅读。


以下闲聊两句。

放假了开始动笔写点东西,主要还是尿E没有粮(..)

这个坑以前写过片段,都是短打。这次算是正式开始。

点的梗我没有忘记,没有忘记,没有忘记。但是这个,人懒起来,你们懂的 ...

欢迎来找我玩,讨论梗 / 聊天再好不过 :D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