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首先,请允许我讲,网页版lft分享音乐想找到自己要的歌真的难。

=

斗的碎碎念,可以看心情跳过。

好久没见。这首歌之前我也分享过,和这次是一个故事线。不过那个片段——大概要很久以后才能出现。以后写这个故事的话,也会用这首歌的分享。

老规矩,欢迎捉虫,期待指教。
ooc不ooc,我也不知道。
顺便放一下群号。(这句就是押韵哈哈哈,不皮了,——是建立快两年的尿e群498921647,欢迎来玩。)

今天就到这里吧,本来还想写再多一点。大概老了(?)就不怎么能熬夜了,毕竟精力不如年轻时候(?)旺盛了哈哈哈。晚安。

=

饮尽杯中最后一口酒,张驰站起身,下意识扶了一把对面有些打晃的男人。卢根摆摆手,在原地站稳,抽回手臂,半眯着眼对上青年的目光。屈指握拳落回身侧,张驰听着卢根变得不那么标准的普通话,喉结上下滚了滚,嘴唇翕动几下,望着他耳垂上折着光的耳钉,终究没发出声音。
 
“路上小心点。别忘了——…坐船走的时候再好好看看重庆…”
“嗯。”
 
张驰盯着顺塑料杯壁滑落的啤酒花,白色泡沫坠及杯底的一刻和对方不自然的停顿重合。青年移开目光,卢根便见到山城醉人的灯火坠入那一双眼,而后寻觅不见,夜色隐去他挺拔的身形。直到江风吹冷了脊背的热汗,卢根才转过身慢慢走向来路。桌角一侧立着的啤酒瓶被鞋侧碰倒,男人蹲下身,指尖按上光滑的玻璃表面,怔忡许久垂下眼长出口气。
 
=
 
脸贴着马桶冰凉的表面,卢根深深呼吸着,跪在卫生间地板上实在算不得舒适。鼻腔接收到酒精和酸味的刺激,他皱起眉,饮酒量纵向比较实在不算什么,身体反应大的倒出乎意料。真是老年生活过多了?卢根伸长手臂按了冲水键,闷哼几声压下反胃感,勉强维持着清醒回到客厅,一头栽向沙发。身体陷入柔软,眼前一片黑暗。他只感觉太阳穴突突的跳,胃里的灼痛随着意识的模糊仿佛有所缓解。脱了上衣抱在怀里,卢根翻身侧躺着,手探进裤兜摸出手机,盯着屏幕上整齐的平行线。他皱了皱眉,低喃着当断不断,坐起身点上颗烟。烟草燃尽,眉间沟壑未平。碾灭了烟蒂,他索性闭上眼,慢慢吐出烟气的同时手上凭着直觉操作几下,靠向沙发彻底陷入昏睡前只听见手机砸在地板上的钝响。
 
=
 
江风并不带有海风的腥咸,与山城夏夜吹来寻常的一阵风无二。张驰双臂弯曲着搭在甲板边缘的栏杆上,回望城区刺透夜幕的灯火。他抿了抿唇,掏出手机,黑暗中只见得屏幕冷光。通话记录来来去去,一个人的名字黑红交替。一遍一遍重复着动作,直到通话记录再无痕迹。张驰闭上眼,深深呼吸了几次,吐息残留的酒气被风搅散。再望去,重庆已成了被灯火点燃的一座孤岛,无数憧憬化为两江上明晨就会消散的雾气。他瞥一眼暗下的屏幕,按下锁屏键转身回了船舱。
 
=
 
希望可以在一瞬间破灭,回忆在每个夜晚暗流涌动却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一支队伍里他只见了一个人,只一把微微沙哑的嗓音印在他的脑海。情绪过于错综,层层叠叠的包裹隐匿着深藏的私欲。他又摸不准脉,或许是他不愿意深究。
 
张驰坐在便利店靠窗的高脚凳上,空的三个铝罐在手边整齐摆了一排。他放下第四个,起身拉开便利店的门走出去,深深呼吸着,由着夜风带着湿气拂过面颊。沿街慢慢走到黄浦江边,张驰耳闻浪花的微音,陆家嘴的霓虹被江水倒映。明珠塔光影陆离,不远处的楼灯光打出我爱侬的字样。游人一阵雀跃,张驰混迹其中,凝望着对岸的楼群轻轻笑出了声。
 
沿着江畔消磨了多余的精力,乘船过江回家。张驰按了按额角,短暂检讨了一下过于放纵的行为,酒精作用下趋于混沌的意识抵消部分回忆与现实交错带来的苦痛。他坐在浴缸里,热水围绕周身,比起身体的放松,心理上更甚。张驰半闭着眼拿过手机,手指按下一串号码近乎肌肉记忆。开了免提,他低头看着漂浮的泡沫,而后在表示正在接通的声响中下滑身体,余下一双迷离的眼睛和泛红的耳尖露出水面。
 
浴缸里的水缓慢失去热度,张驰打了个冷战,听清了机械的女声。他捞过手机按下挂断,打开通话记录删除方才呼出的电话。张驰闭了闭眼,放下手机冲洗干净残留的泡沫。
 
=
 
手机铃声并不引人注意,正在享受床笫之欢的男人更是无暇顾及。女人离床头柜更近,手机震动无法忽视。她扣住男人的手腕,动作间歇勉强叫停。男人并不魇足,在颈间细腻的皮肤流连,似乎不受半分影响。
 
“等一下…电话。”
“嗯,放着吧。”
 
男人抬眼匆匆一瞥,敷衍了事,复而低头亲吻女人柔软的唇瓣,掌心所触是有致的曲线。他一个闪念,脑海里浮现柔韧而充满力量感的肌肉线条一瞬即逝,被新一轮的喘息娇吟夺去注意。
 
长夜过半,一刻千金。女人长发披散,带着沐浴后的水汽,呼吸绵长。男人在另一侧,单臂搭在她腰间,坠入梦乡前忽然记起半途呼入的电话。半靠在床头,男人唇间抿着一颗烟并未点燃,黑暗中屏幕白底红字分明。齿列咬合,香烟上留下印记,他删去那一条未接来电,图标角落的数字消失。男人重新躺下,还是相同的姿势。
 
什么都没发生。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