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吃粮的漏斗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肯点开看


一个过气写手。

RPS:
某站游戏区尿E
足球同人内梅内/哈梅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标题算是我断章取义,原诗有兴趣可以看看:《团扇诗》

古代架空吧算是。短小不精悍,一个片段而已,老规矩(?)


月白布料制的长袍平整无褶,青年一头如瀑青丝顺着颈子两侧柔软垂下,发梢扫过枕在他膝头的男子的眉峰。男人微眯着的眼睁开,拈过青年一绺发绕在指间,嘀咕着抱怨暑气太重。饶是二人所在小亭临水而建,况且已经入了夜,毕竟六月末的天气。青年唇畔勾出抹笑意,从宽袖中撤出一柄纨扇,缓缓转着手腕。男子很是受用,又拉过青年另一只手贴到颊边,指腹抚着干净修长的指节。

“哎,得妻如此啊——”

青年用扇沿一敲对方的额头,男子倒是不甚在意的大笑几声。点点流萤掠过苇叶尖,清风送了幽微荷香上岸。

“歇了吧,不早了。”

青年带着点中原口音,扇面轻轻一拍男子的面颊。男人迷迷糊糊应了一声,径直揽了青年细腻白皙的脖颈借力直起身,一双眸子却是清明得很,注视着对面青年月光下盈盈有光的眼瞳。男人贴近寸许,青年垂下眼睫,由着一个吻印在唇角。

“心旌摇荡,不知所往。”
“那李真是困得可以。”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