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波兹曼的诅咒

摘纪录:

如果一个民族分心于繁杂琐事,如果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如果严肃的公众对话变成了幼稚的婴儿语言,总而言之,如果人民蜕化为被动的受众,而一切公共事物形同杂耍,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发现自己危在旦夕,文化的命运就在劫难逃。
—— 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


感谢推荐

摘纪录:

如果把人生的苦难和幸福分置天平两端,苦难体积庞大,幸福可能只是一块小小的矿石;但指针一定要向幸福这一侧倾斜,因为它有生命的黄金。
——《提醒幸福》毕淑敏


感谢推荐

为欢几何

云听鹤唳: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 》


感谢投稿

韦庄 《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

出自 Priest 《杀破狼》
来自 @摘纪录 
感谢

出自 余秋雨 《黄州突围》
来自 @摘纪录 感谢

戊戌狗年共勉,做个成熟的人吧。

出自 苏轼《守岁》
大家狗年吉祥,万事顺遂。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