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e闻 / 闻e)猫科动物

想写的元素:哨向,夕阳下的香香,老E和虎。
几个简单元素构成的短打片段,还是不太爽。设定还不成熟,没有经过思考,随意的看看吧。感谢阅读。

= = = = = = = = =

老E站在厚重的木门前,房间内笔尖扫过纸面的轻响清晰入耳。西伯利亚虎坐在他腿边,尾梢卷起又展开,额头贴在他腰下磨蹭。手掌压上虎颈捏几下,抚摸过斑斓柔顺的皮毛,老E听到笔尖顿下的短促重音,抬手轻轻叩门。

“进。”

握上门把手压下,西伯利亚虎在他之前顺着半开的门窜进了屋。老E反手关上门,夕阳暖色的光斜射入窗,桌面上的纸被镀上一层橘色光晕。他半眯起眼看向桌边坐着的人,闻香转身望过来,看清来人后展颜微笑。

“来的正好,有点东西给你。”

西伯利亚虎前爪搭上桌子一角抬起头,尾在身后不住甩动,喉间低低的呼噜着。坐在桌面上的黑色金猫低下头,莹绿色的眼睛盯着体长几乎是自己三倍的大猫,倏忽跃向房间一侧,和紧随着扑过去的西伯利亚虎滚成一团。

老E走近窗边,俯身用双臂撑上桌沿,把坐着的青年框在臂间,埋头在他颈边深吸口气。闻香偏了偏头,反手屈臂从肩头越过,指尖按上桌上的纸。

“老E,你起来一下。”

埋在他颈边的哨兵抬起头,一手按上他在桌面上的手,就势倾身看向桌面。闻香由着他,自由的另一只手悄悄抚上老E腰后,被青年反背过手握住。相贴的手心比平时温度更高,闻香察觉到哨兵情绪的波动,用力握了握相合的手。

“刚刚…就在签这个?”

老E拿着桌上的纸直起身,仍紧握着手指。闻香一同站起,只点头回应,把桌上没来得及扣上笔盖的钢笔探到老E面前。青年终于松开了手,指腹按着平展在桌上的纸页,笔尖没有犹豫的游走过末尾一小片空地,像极了扣下扳机时的干脆。

夕阳余晖打在他发上晕出的光彩,低垂的睫毛在眼下的阴影,全数收入闻香眼里,向导放轻了呼吸。西伯利亚虎和金猫并排而卧,虎尾拦腰卷着金猫磨蹭。老E抬眼对上目光,放下钢笔,深深呼吸。闻香面上带着笑影,握住哨兵伸出的手。

= = = = = = = = =

签的是正式建立关系的申请。如上。
感谢阅读。

求生6号:围攻 - KB模式

【直播实录】

E:“我怎么倒了??”
闻:“对不起哈哈哈又打到你了。”
E:“…你有问题,闻香。”

E:“啊——啊——”
闻:“啊——”
KB:“怎么了怎么了!?”
E:“闻香打我一梭子!!”
闻:“别动我再奶你一口。”


【以下为虚构part】
【请勿上升至真人】
【新世界的大门由我来打开】

在闻香说出“KB绕lào它绕lào它”的时候,鼠标拉到一半顿了一下,反而是身后传来一声笑音。闻香嘴角提了一下,准星一偏,人物倒在地上。

“我怎么倒了??”

老E若有所悟,半侧过头对着身后不远坐着的人喊话,换来青年一串笑声。

“对不起哈哈哈又打到你了。”
“…你有问题,闻香。”

=====

老E站起身伸个懒腰,回身看过去的时候闻香刚摘下耳机,耳廓微微泛着红。他迈步过去用双手罩住对方的耳朵,指腹在外沿轻轻按揉。闻香笑了一下稍微偏过头,站起身握住老E的手拉离耳侧。

“不早了,睡吧。难得能一起,平常都是你先睡。”
“我哪次没有等李,李自己缩?”
“好好好。”

老E佯怒瞪一眼笑着的青年,闻香收紧相握的手指,探身在老E嘴角轻轻一贴。书房暖色的光映出老E微红的耳尖和面上的笑影,他主动贴近了因闻香后撤而错开的距离,唇瓣相离一寸又停下,四目相对间彼此呼吸清晰可闻。最终还是唇瓣触碰厮磨,一个睡前吻没有过多花样,只有闭着眼的全然信任和交握扣紧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