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Remains(2)

“我觉得我可能要等他很久啊。”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FullofSins&NoRegrets:

旅行者最后一次被噩梦惊醒时,房间还黑着。窗帘被拉得很严实,下方透出一点有气无力的光线。对面的床铺没有动静。旅行者起身,尽量轻声地穿好衣服,去了洗手间。


镜子上有一层水汽。他捧一把水冲干净被冷汗浸湿的脸,抬头看着镜子,摸了摸下巴,那儿疯长着的胡茬被水雾模糊成一片青色。他思考了一会儿要不要刮掉,最后还是决定放置不管。


他回到黑乎乎的房间里。另一张床上,年轻的背包客依然熟睡着,呼吸平稳。旅行者看了他一会儿,意识到自己怀念起这样一觉睡到天亮甚至天黑的日子,它们和自己来时走过的路一样,已经成了遥远的回忆。


他把窗帘拉开一道缝想瞧瞧天气,一点光线泄露进黑暗的房间里。


背包客受到这一点微光的感召,唰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旅行者被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去拉窗帘的手也往回撤,被背包客牢牢抓住。


“你要去哪?”背包客问,喘着粗气,眼神警惕,像是什么受惊的猫科动物。


“啊?哪也不去啊,看看天气而已。”旅行者伸出另一只手,放在背包客紧抓着他的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早上好啊小朋友。可以松开我吗?”


年轻人一愣,神情软化下来,手也松开了。“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一脸愧疚。“我睡眠不好,一有光就醒。”


旅行者捏了捏自己被握得有点疼的手腕,摸到了一条长方形的勒痕,似乎是背包客手上戴的戒指留下的。他漫不经心地挥挥手,表示没什么大不了的,又撩起窗帘朝外面看了一眼。


“外面雨还是蛮大的。你今天出发吗?”他随口问了一句。“我是走不了了。”


“我不走。”背包客轻声嘟囔着说。“我等人。”


他翻开被子下了床。旅行者回过头,发现他穿着一件熊本熊的连身睡衣,还长了一号,肚子那儿鼓出一块儿绒布,像是块赘肉。他噗嗤笑出了声。


背包客看着他笑。“怎么啦?”他问,听上去有点紧张。


“没什么,就,噗哈哈哈。你这身衣服实在有点逗比啊兄弟,太长了。肚子那里有点松哦。”


背包客低头看着自己不合身的睡衣,揉揉肚子那儿的绒布,自己也短促地笑了两声。


“这件不是我的衣服啦。真的不是我肚子大……”


“没事啊,蛮好的。肚子大不是挺可爱的吗?”旅行者笑道。


背包客抬头瞧他,笑容有点腼腆。他们互相凝视了一会儿,都觉得有些尴尬。


“你快去洗吧。”旅行者清清嗓子,先开了口。“我等你一起去吃早饭好了。”


年轻背包客点点头,从背包里抓出几件换洗衣服,进洗手间去了。旅行者把手腕举起来,看着背包客在脉搏点那儿留下的细长戒痕,以及边上已经结了痂不再疼痛的被洗去的文身。




“你刚才说你要等人?”


他们在旅馆楼下的小菜馆里要了豆浆和油条,坐在同一张长凳上吃。旅行者吃不下油条,把自己的那份给了背包客,喝着那杯豆浆。年轻人把自己那杯豆浆一饮而尽,咬着已经有点变凉发硬的油条,听到这句话,只发出一个“嗯”的音节表示认可。


“那要不要我换个房间?”


背包客猛地摇起头来。旅行者把手里的豆浆递给他,他赶紧灌了两口。


“不用不用!”他终于把嘴里的油条咽了下去,可以张嘴了。“没事的,你和我住好了!”


“但是你不是要等人吗?”旅行者觉得好笑,又问下去。“怕是要打扰你们二人世界哦?”


背包客抓抓脑袋,低下头去。


“我觉得我可能要等他很久啊。”他最终回答。


旅行者不明白。但他的手自动搭上了年轻人的肩膀,半搂着他,轻轻摇晃。


“总会等来的嘛。”他无心地安慰着,脑子里计划着雨停后他的下一步打算。


“你总是这么体贴人的吗?”背包客闷闷地说了一句。


“没啊。”旅行者回答,手指无意识地在年轻人肩头弹起一段旋律。“你是小朋友嘛。”


背包客突然挣脱开他的手臂。“不要老叫我小朋友。”他僵硬地说。


旅行者惊讶地看着他,把手收了回来。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看着雨棚外面哗哗下落的雨幕。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背包客突然开口问道。


旅行者困惑地转过头。




“……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是谁呢?”




tbc

评论

热度(26)

  1. 漏斗菌FullofSins&NoRegrets 转载了此文字
    “我觉得我可能要等他很久啊。”“你不知道我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