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只想写点齐眉相关。
行文有不妥之处多担待。

不是无剑,不是倚天。
你只是你。

=

一阵冰凉贴上额头,你慢慢睁开眼,侧头对上青年望过来的眼神。方才是他带茧的手掌,还是他亲手在凉水中洗濯干净的毛巾,无从分辨。头脑昏沉感褪去不少,应该已经没有发热。见你醒来,青年面上浮现出笑影,到桌旁拿过水杯递给你。温热水流缓和喉间钝痛,饮尽杯里的水,你清清嗓子把杯子递还给他。

“还要吗?”

你摇了摇头,他接过杯子拿在手里。有什么东西磕碰杯子发出轻响,分明是你前些日子送他那串亲手做的佛珠。你扬了眉峰,面带笑意看着他。齐眉微微红了脸,起身走到桌边放下杯子,红穗扫过桌台。

“跟我来。我在树下等你。”

言罢他径自走开去,你更了衣,起身出门。因为几日卧床养病,秋日的阳光竟仿佛相隔几世般陌生。桂花的香气浮动在空气里,浅黄的花串缀在苍翠叶片间。你缓步靠近,打量着他并不魁梧却挺拔如松的身姿。发梢随着他回身的动作晃出弧线,双眸似两泉古井。你再靠近,便打破了水波平静。

“居士。”

你不常如此唤他,故而此时只消一声便可止住他后退之势,你眨了眨眼,向青年肩头探出手臂,指尖拈去素白衣料上一片小小的鹅黄。齐眉躲闪着目光,凝视着从你指间飞落下的花瓣,拨动佛珠轻轻叹一口气。

“随我来。”

他抬头看你一眼,转身向寺院后方山林行去。你迈步跟上,指尖萦着桂花香。

你不知山间有偌大一片白蜡林,如齐眉未闻院外溪流潺潺。你注视着齐眉,面上带着柔和的笑意,正像他平日所为,只是这次换了角色。白蜡已开始挂果,枝叶不复盛夏浓密。微风穿林,光影婆娑。

你与他在一处岩石对坐,齐眉微垂着眼,细碎阳光降落在他衣上。你托着颌角,指尖搭上他衣角,描摹着精细的云饰鹤纹。

“我想…出去游历。你可愿…”

齐眉顿下言语,抬眼对上你的目光,浅色的瞳仁在光下澄澈清明。他轻轻吸了口气,停下拨动佛珠的手指。

“你可愿,与我同往?”

齐眉耳尖微红,目光却不曾退让半分,定定的凝视着你的双眼。你愣在当下,良久展露个微笑,缓缓点了点头。对面的青年面上笑容你再熟悉不过,此刻你仿佛又听到齐眉温润的嗓音。

咱们要去哪里?我已经打点好行装了。



FIN.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