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张驰穿着酒店纯白厚实的浴袍,坐在阳台的藤椅里,一条毛巾从颈后绕过搭上双肩。脚上薄薄的同色拖鞋染了点潮气贴着脚面,他索性踢掉了用脚跟踏着,让裸露皮肤的水汽在温暖的空气里散去,目光跃过层楼远眺。春夏交接,重庆早早跨出一步。天光将亮未亮,东边山头吐露半分橙红,西边月亮的影子还映在蓝紫的天幕上,这时候才能感到一丝属于春天的轻柔凉意。隔着几条街的火锅店辛辣味隐隐约约,燃了一夜的灯火仍然耀眼。时间尚早。

身后玻璃拉门轧过金属滑轨轻轻一响,张驰扭头,发梢滑落的水滴坠入毛巾。卢根衣着与他无异,只是前襟敞口比坐着的青年宽松许多,男人径直走到对面坐下,手机被放上面前矮桌。张驰望着远处起伏的山峦,听见火机擦出的脆响半侧过脸。卢根看着他,目光又好像穿过他指向横亘江水之上的桥,或者凝视着划过索道的客舱。灰白缥缈的烟从男人唇间逸出,轻柔的吐息和微弱的晨风给了它缓缓上升,慢慢弥散的机会。张驰眨了眨眼,越过男人的肩膀看向由秦岭而来穿城涌过另一条江,江面上缭绕的雾气泛着朦胧的微紫。

快要日出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