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吃粮的漏斗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一个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RPS:
某站游戏区尿E
足球同人内梅内/哈梅

青年在他领口的手指收紧,攥着衣料拽向自己面前,手腕因用力而筋脉突显,指腹在沾满泥土的布料上划出几道黑沉混着暗红的痕迹,那样的颜色属于灰暗的苍穹下未散尽的硝烟和被火焰舔舐过的淋遍鲜血的焦土。被拽住领口的男人反握住青年的手,嘴唇靠着分明的骨节,眉心紧紧纠结,热泪涌下双颊,原本被烟尘覆盖之处露出皮肤的本色。青年放松了手指,掌心移到男人颊侧,另一只手抚上他的后脑。相触碰的嘴唇干裂着,炝辣,腥甜,咸涩的吻在青年强硬的态度里结束。男人颤抖着肩膀,顺着力道贴近,把青年紧扣在怀里,头埋在肩窝便不肯抬起。似乎有低微笑音被青年发出,男人与他额头相抵,模糊中看到弯起的嘴角,也看到绽开的殷红血花。回家吧。青年人翕动着嘴唇,只有气息拂过男人面颊,后者不住的点头,沉默着流泪,低沉的呜咽梗在喉间。攥紧男人的手,青年徐徐吐了一口气,靠在他臂弯里,缓缓合上眼。男人收紧手指,金属硌在掌心触感分明,奢求握紧另一人逐渐消散的温度和气息。

卢根猛的坐起身,胸前传来清脆细碎的响动。房间里没有一丝光亮,他无言坐在黑暗中,颊侧湿润浸得钝痛。他蜷起腿,额角靠向膝头,收拢手指紧攥胸前的金属牌。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