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医 (0)

卢根一手插着兜,单手搭上青年的颈后,指腹缓缓移动,抚摩着小片细腻的皮肤。张驰只穿一件长度过膝的衬衫,并腿坐在椅子上,双掌相合垫在两膝之间,眼神扫过男人身上的白色长褂,仰起头看他。

我不太喜欢这里,太白了,你的衣服也是。

卢根笑起来,凝视着那双清明的眼,手掌虚覆在他额前,而后下移阻断目光。张驰抬起双手,指尖触及眼前的手掌,描摹着微突的筋脉。

Ed…

青年听到男人的叹息,轻柔气流拂过面颊,唇瓣贴合,温暖干燥,带着浅淡的消毒水气味。颈后微弱的疼痛引起注意,张驰皱起眉,拉开卢根的手掌,对上男人深邃平静的瞳仁,仿佛暗夜笼盖的海洋。他开始看不清男人的眼睛,他窥过无数次的景象朦胧不清,白亮刺眼的灯光逐渐黯淡。张驰甩了甩头,紧咬牙关扣紧男人的手腕。

…卢根。

男人低低的鼻音算是应答,前进半步让青年倚向自己,手掌盖在他脑后轻拍,指尖不时抚过耳廓,仍搭在他颈后的手用二指卡住小注射器,拔出针头掖回兜里。

战役快结束了,张驰。该回去了。

卢根低喃着,垂头望着青年的发顶,手指插入发间顺着柔软发丝梳理,一遍又一遍。男人微叹口气,轻轻托起青年的下巴,手掌摩挲着颊侧。卢根蹲下身,解开对方衬衫顶端几颗扣子,松开领口露出肩膀,亲吻过肩侧的骨节,继而狠狠咬住肩头。

张驰眉心微蹙,鼻间哼出几个单音。卢根松了口,舌尖舐去新鲜齿痕附近渗出的血丝。重新扣好衬衫,他单臂揽上张驰的腰身,半抱着他走出屋子,炫目的灯光在他踏出屋子的一刻熄灭,玻璃门在身后滑回原位。

卢根目送几个人把担架抬到车上,安静平躺的青年着装整齐,眉目驯服。关闭的后厢门阻拦他胶着的视线。男人垂下眼,抿一颗烟在唇间,半拢手指圈住风中摇曳的火苗,燎燃了烟草。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