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青年望过来的时候,男人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烟,过滤嘴堪堪碰到嘴唇。他看了一眼身边坐着的、定定注视着他的青年,突然轻轻笑出了声,齿列又凑近香烟,咬住末端。手掌半拢合在一侧,在风中跳动的一簇火苗映在男人眼里,他深深吸了口气,火焰吞噬烟草留下的灰白余烬随风而去。男人呼出含着的烟,却仿佛是叹了口气。只抽了一口的烟被他丢在地上,鞋底碾灭。




“自由?…我已经被这个物质的社会俘虏了。

“…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