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张驰在朋友的陪同下慢慢走过长而昏暗的通道,所听见的只有皮鞋叩击地面的轻响和自己鼓动在耳边的心跳。站到门前,朋友拍了拍他的肩膀,又为他理了理领子。张驰深深呼吸了几次,掌心贴着冰凉的门把手,轻轻闭上眼。腕上施力向外推开门,一束光打在他面前。青年眯起眼,目光穿过那束光投向稍远处的台子,台上站着的另一个人已被笼在光里。张驰抿了抿唇,抬步迈过那道明暗分界。一步一步走向台前,他的目光未移分毫。

门开的那一刻,站在光下的卢根只能看见青年隐隐约约一个影子,直到他同样站在了光下。黑色的西装衬着张驰年轻的脸,卢根仿佛看到他的睫毛在眼底打下的阴影和他唇边晕开的若有若无一丝笑意。四目相对,那双眼还是一样的澄澈清明,男人忽然觉得眼眶发热,他扬起嘴角,平静了呼吸,向着来人伸出手。



卢根牵起张驰的手,拇指扫过分明的骨节,另一只手把戒指贴在他的指尖。他抬起眼,意料之中对上青年的眼神。他酿出个微笑,搭在卢根掌心的手重重握了握男人的手指。银色的戒指套上无名指,卢根拉起他的手落下一吻,温暖了冷色的金属。

指尖摩挲着卢根指上的茧,张驰停顿了一下稳住双手,戒指缓缓推上男人的手指。贴合在指根的戒指衬着自己手上的那一枚,青年轻轻吸了吸鼻子,扣上卢根的手再不松开。



掌心相贴,张驰看见卢根泛红的眼眶,视线变的有些不够真切。他眨着眼,稍微凑近了距离看清男人的眼睛,睫毛又垂下。唇瓣一触即分,卢根展开双臂把张驰揽进怀里,后者紧紧环抱着他的腰身。

真好。

张驰闭着眼这么想着,卢根拍着他的后背。

真好。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