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菌

Please bring me back.

谢谢你点开看

挣扎的过气写手
多和我聊聊天?

一个脑,关于沙漠。写个小段看看。

=

灼热的黄沙飞散漫天,隆起的沙丘上留下流畅均匀的纹理。骆驼厚实的脚掌印下痕迹,明确指向目的地。驼队的领头一只扑闪着睫毛,脖子上挂的黄铜铃铛一步一晃,同最后一头骆驼颈子上的铃铛响作一处。驼铃声成了无风的天气里,大漠深处唯一的声音。坐在驼背上的青年裹头蒙面,只露了一双眼。身着的白袍边角被黄沙扫出稍显黯淡的颜色。青年闭着眼伏在驼峰上,脸贴着柔软的褐色长毛。他缓缓直身,眯起眼看向前方不远处的小片岩石群,手拨开外袍摸到腰间,抽出一柄弯刀握在手里。领头的骆驼喷了个响鼻,青年挡到骆驼身前,弯刀架在身前。深色的野兽毫不隐藏身形,淌着涎水伏下身子,喉间滚出低吼声。青年眯起眼,微微屈腿矮下身子,手指扣的更紧,金属在阳光下反射出寒光。

一声枪响惊动了猛兽,它甩了甩头,一瞥远处声源,再看看对峙的青年。青年蒙着面,看不出表情,一双深邃的眼平静依旧,手也未移动半分。兽类拍打几下尾巴,掉头向着沙漠深处跑去。青年垂手直起身,望着逐渐靠近的白骆驼,直到它停在身旁。骆驼上的骑手把枪背到身后,解个水袋抛下。青年低头打量,拇指擦过封口处暗刻着繁复花纹的金属。骑着白骆驼的男人转了方向,青年抛还水袋,握着的弯刀重新藏到腰间,骑上骆驼跟在后面。叮当驼铃声重新回响旷漠,灼热的空气击起涟漪。

苍翠的绿色同周围的黄沙划清界限,绿洲镶嵌在无垠荒漠里。青年在一弯泉水边栓了骆驼,卸下包裹,跪坐到草地上。白色的骆驼移动到驼队旁边,青年侧头一瞥,解下蒙头的布料,弯身捧起水洗去脸上的浮沙。男人站在不远处凝视着他,水珠悬在青年的睫毛尖,随着眨眼的动作滴落,一双比泉水更澄澈的眼映进男人眼里。青年拿过软布拭干面上的水分,盘腿坐下面向男人。后者同样坐下,长杆状的物体被放在手边。青年指尖微微动了动,仍是没说话,接过男人递来的东西,一层一层解开上面包覆的软料。枪械冰冷的金属折着暗光,表面如同黑豹光润的皮毛。

“条件?”

青年的声音偏低,不沉不哑,一双眼只盯着枪。男人笑了一下,指尖一弹手上的铜铃,白色的骆驼宽大的脚掌轻轻一拍地面。

“你。”

评论(2)

热度(18)